Skip to main content

乌龙笑话

Carousel
大家会觉得板主的英文很好吗? 哈哈... 关於这点你就大错特错了,看看这集英文乌龙笑话,你就知道板主和他的好朋友又在美国怎样乱用英语, 乱听英语,以致於又闹出了一堆的乌龙笑话了。不过我还是要鼓励大家要多开口说英语,敢用一些自己不常用的字,这样才能从错误中记取经验。


1. How did you know this bug is female?
妳怎麽知道这只小蟲是母的呢?

话说板主有一次到学校的图书馆去借书,结果不偏不倚一只美丽的小瓢蟲就正好停在我的书本上。那位帮我 Check out 这本书的美眉就兴奋地说, "Hey,look this lady bug." (嘿,看看这只瓢蟲。) 我一听到 lady bug, 不经大脑思考就回她一句,"How did you know this bug is female?" (你怎麽知道她是母的呢?) 结果她一边狂笑之馀,一边跟我解释,lady bug 就是「瓢蟲」的意思,而非「母的」小蟲。


2. I often suck myself.
我通常都自己"吸"自己。

我有一个美国朋友在替一个 dot-com公司写程式,因为长时间坐在电脑桌前又缺乏运动,所以他的脖子、手臂和手掌都患有严重的职业病, 贴满了胶布。过去我在台湾也深受这种情形所苦恼,所幸中医的推拿、针灸和拔罐让我逐渐康复,所以我一直鼓吹他试试我从台湾带过来的拔罐器。我知道拔罐器在 英文叫作 suction cup,我告诉他 : "You must try the suction cup. It really works!" 但是他始终认为那是不科学的方法,而且可能会伤害到自己的身体,这时我急著为我们国粹辩护,竟脱口而出: "Don't worry too much,I often suck myself!" 这时大家已经笑成一团。我的朋友们一直对我说: "you are a happy guy!"


3. I will play for your mother.
我会玩给你妈妈看。

故事发生在年初,我一位韩国好友身上,有一天老师没来上课,因为他的妈妈因二度中风过世了,我与那韩国友人购买了一张致哀卡片, 她写完慰问文句之後,换我写。我想先参考一下她怎麽写,看完後我觉得很奇怪,就问她 "为什麽妳要玩给他已过世的妈妈看呢?" 她说"没有呀!" 等她再检查一遍後,我俩大笑,原来她把 pray 拼成play了。原文是: Mr. Bagnole, "I am so sorry. I will play for your mother."


4. I will see you in half an hour.
我半小时之後再见你。

半小时在英文中要怎麽讲? 我想有许多人直觉的反应就是 a half hour. 但事实上呢? 老美习惯上会讲 half an hour. 但我常常会把 half an hour 误会成是一个半小时的意思。记得有一次跟一个老美约好要讨论功课,他说,"I will see you in half an hour." 结果当我一个半小时後再现身时,他早已不见踪影了,後来仔细一想, 不好,half an hour 好像是半小时而不是一个半小时的意思耶! 怪不得他早已弃我而去。


5. Can you give me some pepper?
能不能给我一点胡椒啊?

这是在 New Orleans 的 KFC 吃炸鸡时发生的事,为了听懂店员的南方腔英文,我已经很努力了噢! 还听懂她问我要烤的, 脆的要鸡胸还是要鸡腿。好不容易点完了,她又问我还要什麽吗? 我看了看,没有胡椒粉就跟她要pepper,结果她拿了一叠餐巾纸 (paper) 给我。我知道 pepper 是短音 paper 是长音可是为什麽我说的在她耳里都是长音哩? 噜了半天,只好请学长帮我要 pepper 这回,店员可听懂了pepper 就... 从冰箱里拿了两条那种醃渍绿色的辣椒给我...(就是吃pizza会配的那种) 我想说没有我要的那种 pepper,有这个也不错,所以我就放弃了。

结果到了位置上才看到胡椒粉都是装在罐子里放桌上不是一小包一小包装起来的,所以根本不用跟店员要,当初如果说 ground pepper也许那位店员才知道我们要啥吧! 後来我只吃了一条小辣椒,就辣到肚子热热的一整晚,其实那味道还不错啦...


6. Are you going to a wedding tomorrow?
你明天要去参加一个婚礼?

上个星期跟一群老美出去小酌一番,叁杯过後,大家开始谈起最近的计划。一个老美说,他明天要去田纳西,因为他的一个好朋友要结婚了。这时我也不加思索, 脱口就问另一个老美,"Are you going to the marriage tomorrow,too?" 他笑著说,"No. I am not going to get married tomorrow; I am going to a wedding tomorrow." (我不是要去结婚,而是要去参加婚礼) 这时我才会意过来,原来 go to a marriage 是去结婚的意思,而不是参加婚礼 go to a wedding 的意思。


7. Look. There are some "rotating wooden horses" over there.
大家看看,那裏有一些旋转木马。

有一次一堆人去逛 mall,眼尖的我一眼瞧见了不知是谁把整座的 "旋转木马" 给搬了进来。这对童心未泯的小笨霖来说自然是件很兴奋的事。结果我一说 rotating wooden horse,立刻就发现了有两极反应, 所有的老中立刻会过意来,知道我说的是 "旋转木马",但跟我们同行的老美就一脸茫然了。後来我指 "旋转木马" 给她看,她才恍然大悟地说了,"Oh~ Carousel" 喔喔.. 原来旋转木马在英文裏还有一个专用的名词 Carousel 哩。


8. Do you want some green bean soup?
你要不要喝一点绿豆汤?

有次招待一对美国夫妇去中国餐厅吃饭,这家餐厅饭後的甜点绿豆汤十分有名。所以眼见酒足饭饱,我就问他们要不要来碗 green bean soup? 结果这对夫妇露出一副很不可思议的表情,还连忙说不要不要。我觉得很奇怪,为何他们对绿豆汤如此感冒呢? 後来回家把我的那包绿豆拿出来一看, 才发现原来绿豆的英文叫 mung bean 而 green bean 呢? 原来是四季豆的意思。现在我终於能体会当时他们为何拒喝 "四季豆汤" 的原因了,想想真的是蛮噁心的^__^


9. Do you have a pen knife?
你有没有美工刀啊?

大家知不知道老美都比较喜欢用铅笔啊? (他们好像都不太喜欢用原子笔),所以很多教室的墙上都有削铅笔机 (pencil sharpener) 结果有一次上课坐我隔壁的老美跟我说,"Do you have a pen knife?" 我摇摇头,但我想他大概是要削铅笔吧, 我还好心地指著墙上的 pencil sharpener 对他说 "You can try this one." (你可以试试削铅笔机呀!) 他就露出一副很没力的样子。

後来他跟我解释道,pen knife 不是用来削铅笔的,(如果是削铅笔的,也应该是叫 pencil knife 而不是 pen knife 吧?) 通常 pen knife 的形状通常都跟笔很像,所以叫 pen knife. 所以我想想其实 pen knife 就是 "美工刀" (utility knife) 的意思,而非削铅笔的小刀。


10. We need a "hooker" back there.
我们需要一个 "钩子" 在後面。

老美是蛮爱好水上活动的民族,所以实常可以看到有人开车後面拖著一艘船行驶在路上。有一次当我在开车时, 我的好友就说了,"I wish I had a boat." (我真希望我有一艘船) 我就接著说了一句至理名言, "But we still need a hooker back there." (但我们还需要一个拖钩啦!) 结果大家都在笑我。虽然 hook 的确是指钩子的意思,但 hooker 在英文裏却单指的是 "妓女" 的意思。所以我这句话变成了, "我们需要一个妓女的意思。" 怪不得大家都觉得板主是不是太饑渴了,才需要一个 hooker.

其实就算这裏我讲 hook 也不对,因为 hook 是指像钓鱼用的那种小钩钩,车後面的拖钩是不能叫 hook 的,正确的用法是 hitch 这个字才是指拖钩。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我只知道旋转木马是Marry Go Round,看戏学来的...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办公室英语

好不容易终於把学校的一堆事给忙完了! 从期末考, 期末报告, 搬家, 出席学术会议, 写新的研究计划, 吃饭, 睡觉, 把这些事全部在不可思议的二个礼拜内忙完了. 现在终於好不容易又有时间写写笔记来跟各位分享我最新收集的英语笔记, 希望各位没有荒废英文学习太久才好. 这次我们的主题还是跟办公室内的话题有关, 不过也不全然限定於只能在办公室裏用, 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常常可以派得上用场的. 1. In the middle of something? 正在忙吗? 我知道 有许多许多的人, 对於某一种概念学会了一种说法之後, 从此就只会用这种说法. 例如「你在忙吗?」这个句子, 很多人在国中起就知道要说, "Are you busy?" 讲到了来美国留学叁年, 他还是只会说 "Are you busy?". 其实有时候我们的眼界要放广一点, 对於同一个概念要有不同的变化. 就像是 "Are you busy?" 这句话, 其实老美也很常用 "In the middle of something?" , (但这句话比较接近於 "Are you busy right now?" 是问人家「现在」是不是正在忙? "Are you busy?" 的含意比较广, 也可指「最近」忙不忙?) 大家不要小看这麽小小的变化, 如果你除了 "Are you busy?" 之外, 有时还懂得刻意去用 "In the middle of something?" 我相信你的的英文说出来就会跟别人不一样. 举个例子吧, 办公室裏想找人八卦, 又怕人家正在忙, 这时你就可以问他, "In the middle of something?" (正在忙吗?) 记 得在不久之前看过的一部黑人电影 Down to Earth 中也有 in the middle of something 这个用法, 只不过男主角是用这句话来提出一个论点, "The first kiss is always in the middle of something." 也就是说, 初吻总是发生在讲话讲到一半时, 或是当你们正在作其它的事情

分秒必争

这次我想用一个小故事来谈一谈跟时间有关的主题。大意是说预定二星期後交的一份作业,因为一拖再拖最後差一点就来不急了。我用十个句子来组成这个小故事, 分别介绍十种常用跟时间有关的句型,希望各位会喜欢这种类型的笔记。   1. The homework is due two weeks from Monday.  这个作业在二个星期後的星期一交。 在英文中要提到下星期一可以用 next Monday,下下星期一偷懒的话可以说 next next Monday。但是有时候这种说法并不是很明确。例如今天是星期日, 那 next Monday 倒底是指明天的那个星期一呢? 还是指一星期後的那个星期一呢? 所以为了要区别二者间的不同,明天的那个星期一可以说 coming Monday,而一个星期後的星期一则是 one week from Monday。这样子就很明确,而且也比较灵活。像叁个星期後的星期一你总不能说 next next next Moday 吧? 这时用 three weeks from Monday 就没错了。 因为 next 的意思容易使人混淆,所以使用时要特别小心。记得寒假期间,我问一个老美下学期修什麽课我就用 next semester 这个字。但他显然很困惑不知道我是指 spring semester 还是指 fall semester,像这种情形我建议各位还是用 this coming semester 或是直接讲 spring semester 会比较好一些。   2. We have to submit the final report by Thursday.  我们必须在星期四前缴交期末报告。   英文裏每种时间的单位都要使用不同的介系词,像年是用 in,例如 in 1999,月也是用 in,例如 in July, 时间用 at,例如 at 4:55,日的话则是用 on,例如 on July 4,但是有时候也可以用 by 来表示在不迟於那个时间。例如例句 "We have to submit the final report by Thursday" 指的是下星期四前交, 但如果说成 "We have to submit the final report on Thursday." 则是指星期四要交。二者意

乌龙笑话

来美国好一段时间了, 英语也慢慢讲得比较好了, 也就是说现在想要再犯英语乌龙就比较难了. 所以这次的英文乌龙笑话大概让我整整收集了大半年的时间, 如果不好笑的话请别打我. 1. He is a she. 「他」是「她」. 大家应该知道大陆所用的汉语拼音跟我们所用的拼音是不太相同的. 比如说「何」这个字我们在台湾拼成 Ho, 但在大陆那边却拼成 He. 但你知道老美看到 He 这个字通常发不出 /ho/ 的音, 而会很本能地发 /hi/ 的音. 有一次呢, 我们系上有位大陆来的何小姐跟她老闆 Frank 去开会, 另外随行的是一个来自韩国的男生 Yolboong. 他们在旅馆订了二间房, 原本预计是何小姐一人睡一间, 另外二个男生睡一间. 结果旅馆的人一看叁个人的名字: Frank? 这个是男生没问题. Yolboong? 这个人不知道是男生女生. He? 啊... 这个一定是男生. 所以就把何小姐和她老闆 Frank 放在一个房间裏. 这位德国来的教授 Frank 知道了大吃一惊, 跟女学生睡一间房那还得了? 赶忙跑去跟柜台小姐说明, 他说, "No. No. No. He is a she." (不不不, 「他」其实是「她」), 搞得柜台小姐更是丈二金钢摸不著头脑, 但在一旁的我们则早就笑翻了. 後来 Frank 遇上了另一个大陆的何同学, 只不过这次的何同学是个男生. 他难掩心中的兴奋跟大家宣佈, "Now he is a he, not a she." 直把大夥逗得哈哈大笑. 大陆还有一些姓氏的翻法也很有意思, 像是游、尤翻成 You, 所以在自我介绍时可能会出现, "I am You." 另外如果有姓「舍」的男生也很有趣, 因为「舍」的拼成 She. 所以就会成了 "He is She." 的有趣画面. 2. It's a she, not a he. 是「她」, 不是「他」. 英文裏要分男性女性这点常让我很苦恼, 像是 he 和 she 我一直到现在还常常混著用, 反正通常也无伤大雅, 大家听得懂就好. 但上上个星期小笨霖终於因为乱用 he 和 she 出包了. 在一场正式的晚宴上, 坐我隔壁座的是一个读大学部的美国女生, 我们刚好聊到中国食物, 她告诉我, "